姜帝圭

别名:姜帝奎

性别: 不详型 -

身高:172cm 不详kg 摩羯座

职业:导演/编剧/制片人 1962-11-27

姜帝圭详细资料

姜帝圭个人简介

  姜帝圭生于1962年,后就读于韩国中央大学,毕业后写了为数众多的电视剧和故事片。他的第二部作品《谁看到了龙的指甲》使他声名远扬,荣获韩国最佳编剧奖等奖项。《银杏床》是他于1996年编剧并首次执导的虚构爱情片,以160万的票房创下了当年的最高票房纪录,该片还得到业内的好评,赢得最佳新导演、最佳导演、最佳影片等奖项。1999年他执导的第二部影片《生死谍变》获得600万的票房,超过了该年美国巨片《泰坦尼克》在韩国的票房。这一现象促进了韩国电影的繁荣,扩大了韩国影片在海外市场的商业影响。《生死谍变》在海内外广受欢迎,使他成为亚洲杰出的商业影片导演。2004年的《太极旗飘扬》是他继《生死谍变》后的又一部力作,是一部讲述发生在韩战时期的兄弟亲情的史诗片。这部预算创纪录,又有影星张东健和元彬加盟的影片,票房达1200万,对韩国电影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

姜帝圭早年经历

  姜帝圭进入电影圈后写过5部电影剧本,处女作《银杏床》在韩国的走势凌厉,为进一步商业探索积蓄了经验。姜帝圭的商业影片从好莱坞类型片中汲取了充沛的养分,其叙事之流畅、细节之考究,都足以令人钦佩、其学技之精。

  自《生死谍变》后,姜帝圭退居幕后打理姜帝圭电影公司,制作了许多优秀的电影作品,《彩虹过后》、《梦精记》、《海底深蓝》都出自他的公司。面对《指环王3》和票房大热的《实尾岛》的双重夹击,在业内人士普遍不看好《太极旗飘扬》票房时,姜帝圭采取一系列强势电影宣传手段,使《太极旗飘扬》刷新了《实尾岛》刚刚创下的票房纪录。可见,姜帝圭不仅能够对作品艺术质量进行掌控,在影片运作上也具有一个优秀电影商人的敏锐和行动力。随着商业回报的丰裕和在国际上的声势渐大,他对于自己作品的控制力也空前高涨。姜帝圭的下一步影片与过往的本土题材不同,将是一部“国际化叙述”的影片。从中我们能够看出,在经历了迅速的资本原始积累后,姜帝圭的视野更为广阔,使他不愧“韩国的斯皮尔伯格”的盛名。

  姜帝圭无疑是目前韩国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导演,在绝大多数中观众的印象里,韩国电影就是从《生死谍变》开始的。姜帝圭挑战了朝韩关系的敏感题材,超过600万名的观众和3500万美元的票房对小国寡民的韩国来说,足以使姜帝圭荣膺韩国百年影业里程碑奠基者身份。直接间接地,《生死谍变》吸引了韩国人对本土电影的热情,使进入影院看国产电影的观众大增,韩国电影重整旗鼓之日由此开始。

  《太极旗飘扬》剧情:1950年6月24日,为了全家人的生计,振泰(张东健饰)每天在汉城钟路为人擦皮鞋,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只要一想到因自己的努力而终于步入大学校园的弟弟振锡(元斌饰),还有即将与恋人英信〈李恩珠饰〉结婚而充满希望和幸福时,他就感到无比欣慰。可是正当振泰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世界时,突如其来的噩耗却改变了一切。有一天,从学校归来的振锡,涨红着脸告诉振泰即将爆发战争的消息。同一时间,收音机的广播里、外面的街道上,到处弥漫着战争的气氛。满载大兵的军用卡车和军事演练一次又一次的经过面前,街上人群神色匆忙,一下子昔日繁华的钟路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银杏树床艺术系教授Su-hyun跟外科医生Sun-young是一对情侣,两人关系亦发展良好。一天Su-hyun看见在自己的大厦外有一张被遗弃的银杏树床时,便将它拾了回家。而Mi-dan公主的灵魂正依附着这张床。在数个世纪以前,Su-hyun的前生是为Mi-dan公主演奏的乐师,而他们亦在热恋中,可是这却惹来势力庞大的Hwang将军的嫉妒,结果Hwang将军杀死了Su-hyun。後来这对恋人化身成两棵相邻的银杏树,而Hwang将军则化身成一只兀鹰。闪电把属於Su-hyun的一棵树摧毁,而属於Mi-dan的另一棵银杏树後来便造成了一张床..

姜帝圭演艺历程

  姜帝圭改写韩国电影史

  1999年以前,韩国人不上电影院看电影,也不看本国电影。

  《生死谍变》上映后,一切都改变了。

  28个奖杯在座椅后面,每一座都是一个奖项,它们的主人都是姜帝圭——一位韩国电影界的大人物,任何书写韩国电影发展史的人,都无法绕开他。

  四月末的汉城,暑气渐盛。这位有“韩国张艺谋”之称的导演在自己公司的办公室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的专访。

  年过四十的姜帝圭,温文尔雅,着一件深蓝色的卡通T恤,展示了一个与韩国正统精英背道而驰的形象。他的办公室之外,是整一层楼的开放办公场所。

  韩国导演拥有自己的公司很不容易,《我的野蛮女友》的导演郭在容曾羡慕地说——只有姜帝圭才能有自己的公司。原因之一在于汉城的地价之高实在骇人,结果,往往是导演的办公室有多大,他的名气就有多大。

  这一标准,完全适用姜帝圭。在国际电影节获奖无数的韩国名导演金基德,曾替自己的同行排了位次,其顺序是——李昌东、姜帝圭、金基德。

  他的两部代表作——1999年的《生死谍变》以及2004年的《太极旗飘扬》,中国多数年轻观众并不陌生。特别是前一部电影,被视为点燃韩国电影复兴的火炬,一扫之前韩国电影的颓唐局面。

  为韩国电影搭建框架

  着迷电影的原因很简单,姜帝圭将之归结为自身的艺术天分在起作用,在姜帝圭眼中,韩民族本身就是一个有着极高艺术禀赋的民族。高中毕业之后,姜帝圭进入韩国中央大学电影专业学习。毕业后,顺理成章地成了助理导演,开始边写剧本,边熟悉导演工作。5年后,他拍出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银杏床》。

  这部取材于韩国神话传说的电影,讲了一个类似《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由于家族问题不能在一起,死后变成两棵银杏树。这部电影的最终上映却是在1998年,那一年,有着20多年历史的电影剪阅制度(一种审查制度——编者注)结束,取而代之的是电影分级制度。类似于鬼片的《银杏床》,剧情和动作在当时都令人耳目一新,显得很特殊,引起了韩国电影界的轰动。姜帝圭一直想“通过一部电影给韩国电影搭建一个框架”的愿望实现了。

  这部电影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成功,作为韩国第一部获得银行贷款的影片,其最终回报率高达30%,投资人非常满意。适逢当时亚洲金融风暴,手中有资金的韩国企业苦无出路。投资电影成为重要的投资模式。而电影业又因为有保护本土电影的“银幕配额制度”(ScreenQuota),保证国产电影每年146天的上映时间。为此韩国政府建立了投资基金管理机构,管理投资电影的资金。因此,如今韩国普通人都知道,拍电影的人都很有钱。《银杏床》的成功让姜帝圭成了投资商们争夺的焦点。他迅速开始了第二部电影《生死谍变》,获得了25亿韩元(约2000多万人民币)的投资,而当时平均一部电影的投资是15亿韩元。

  改变观众观影习惯

  姜帝圭语速舒缓,儒雅淡定,染成褐色的头发使他更显年轻,很难想象,他竟是1999年韩国电影人“光头运动”中第一个剃光头的。

  事情起源于1998年4月7日,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地区副会长访问韩国文化观光部和产业资源部时提议:“如果韩国政府缓减目前的银幕配额制度,美方将投资约5亿美元在韩国20个城市建立各有10个银幕的multiplex电影院。”11月26日,姜帝圭等人被文化观光部邀请参加“非公开恳谈会”,文化观光部承认,已向美方提出银幕配额制度缩小方案,并称美方要求以后完全废止银幕配额制度。

  这一制度如被取消,无疑对韩国电影人的生存提出了最后挑战。从70年代就开始实行的“银幕配额制度”是韩国本土电影生存的警戒线,而且90年代以来,好莱坞电影已经占据了韩国电影市场的70%,本土电影的份额只有20%。姜帝圭有切身的忧虑,此时他正在筹拍《生死谍变》,“银幕配额制度”如果取消,对他电影的影响也是无法估量的。得到政府决定不再保护国内电影市场的消息后,一怒之下,姜帝圭剃了个光头、金基德也剃了光头,老一辈导演林汉泽也剃了,甚至还有女导演林顺礼……150多个导演、演员、剧作家剃了光头,聚集在市政厅,还有人当场剃发。

  政府被迫妥协,决定继续维持配额制度,而韩国电影人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凝聚力,姜帝圭说这是随后韩国电影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他认为《太极旗飘扬》这样的大制作,可能不受影响,但是小电影,如果没有配额制度,就没有在电影院上映的机会。但那些艺术的、精致的小电影,是电影产业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抗争胜利之后,姜帝圭的“大片”《生死谍变》于1999年末上映,最终改变了韩国观众的观影习惯,先前韩国观众一直心仪好莱坞大片,对本国电影少有问津。这部影片创造了韩国商业片的神话,仅有4800万人口的韩国有超过600万人次走进电影院,本土票房高达360亿韩元(约3000万美元),远远超过《泰坦尼克号》在韩国的票房,打开了韩国电影的新局面。

  他点燃了韩国人对于本土电影的热情,1999年之后,韩国电影的发展可以用一句俗话“突飞猛进”来形容:李昌东、林汉泽、金基德等多名导演在国际电影节上相继获奖;好莱坞大片的市场占有率下跌到三分之一,而本土电影上升至二分之一;观众的观影习惯有了根本转变,姜帝圭满有自信地说,“现在韩国观众大部分认为,比起好莱坞电影,韩国电影更有意思。”

  韩国投资最大的电影

  姜帝圭推出战争大片《太极旗飘扬》,这是一部讲述兄弟俩被无情卷入朝鲜战争的电影,票房又一次大获成功。这部电影延续了南北韩题材,投资达到150亿韩元,是韩国电影史上目前为止最高的制作投入。

  提及这部电影,他异常兴奋,毕竟这部电影的回报实在没法令他不满意,本土票房有781亿韩元,约6500万美元,在美国、日本相继上映,仅日本票房就有1500万美元入账,下月中旬即将在欧洲上映。

  他指着左侧的《太极旗飘扬》海报,问记者喜欢影片中哪一位(主角是两位兄弟),记者笑着说是“弟弟”。但是问及他自己的想法,却只是微笑,年轻的翻译说:“他从来不和我谈论自己的电影。”不过,姜帝圭承认加入了自己对于现实政治的一些看法。但有许多评论认为这部电影太像美国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甚至把姜帝圭称作韩国的“斯皮尔伯格”,姜帝圭表示他自己想不通,甚至问我们“为什么”。其实,他透露参考较多的则是电视剧《兄弟连》和一些反映战争的纪录片。

  对这部电影最好的评论来自美国。他记得很清楚,一家美国网站投票选出2004年最受欢迎的电影,《太极旗飘扬》位列第一,而奥斯卡的热门影片《飞行家》和《超人特工队》只分别排第9和第10。但和《生死谍变》一样,《太极旗飘扬》也未能进入中国市场,当他知道中国的年轻人看他的影碟时,却开心地大笑,补充说这样也很满足。

  给艺术家的自由,姜帝圭认为是韩国电影兴盛的最重要因素。如果电影剪阅制度没有取消,那么他的两部电影根本就没有拍摄的可能,“肯定拍摄之前就被文检部删下来了”。1998年前他有过这样的遭遇,两个完成的剧本没有能通过审查:一个是描写小学老师的不良行为,另一个则是讲述全斗焕政权时的一所学校,专门将地方上的流氓改造成对国家有用的人,但这个过程中不少无辜的人被卷入。“如果中国电影有分级制,中国的电影产业会得到非常迅速的发展”,和大多数韩国人感受到生存危机一样,姜帝圭用开玩笑的口吻表达他的担忧:“我很害怕啊!”

姜帝圭获奖记录

  个人奖项

  2004 第25届 韩国青龙电影奖 最佳编剧奖 太极旗飘扬 (提名)

  2004 第25届 韩国青龙电影奖 最佳导演奖 太极旗飘扬 (提名)

  1999 第35届 百想艺术大赏 电影类 最佳导演奖 生死谍变 (获奖)

  1999 第20届 韩国青龙电影奖 最佳导演奖 生死谍变 (获奖)

  1996 第34届 韩国电影大钟奖 最佳新人导演奖 银杏树床 (获奖)

  1996 第17届 韩国青龙电影奖 最佳新人导演奖 银杏树床 (获奖)

  1991 第27届 百想艺术大赏 电影类 最佳编剧奖 谁见过龙的脚爪? (获奖)

  作品奖项

  2004 第40届 百想艺术大赏 电影类 最佳作品奖 太极旗飘扬 (获奖)

  2004 第25届 韩国青龙电影奖 最卖座韩国电影奖 太极旗飘扬 (获奖)

  2004 第25届 韩国青龙电影奖 最佳作品奖 太极旗飘扬 (提名)

  2001 第24届 日本电影学院奖 最佳外语片奖 生死谍变 (提名)

  1999 第35届 百想艺术大赏 电影类 最佳作品奖 生死谍变 (获奖)

  1999 第35届 百想艺术大赏 电影类 大赏 生死谍变 (获奖)

  1996 第17届 韩国青龙电影奖 最佳作品奖 银杏树床 (提名)

姜帝圭人物评价

  他的作品有着好莱坞化的动作场面,表现人物政治身份和情感身份的分裂,通常有亲情的破裂,但不是内部冲突造成,而是外部变化导致。

  姜帝圭进入电影圈后写过5部电影剧本,为进一步商业探索积蓄了经验。姜帝圭的商业影片明显从好莱坞类型片中汲取了充沛的养分,其叙事之流畅、细节之考究,都足以令人钦佩其学技之精。但是影片成功的真正原因是他对韩国社会热点和民众心理的敏锐把握,这是区别于好莱坞空中楼阁式视听享受的文化特质。《生死谍变》在南北分裂的背景下讲述政治角色和情感角色的不可调和,《太极旗飘扬》则大开大阂,展现同胞战争带来的人性痛苦。两片在情感上一脉相承,姜帝圭的历史反思视角昭然若揭。抛开政治外壳,关注个体情感命运折射下的朝韩分治创痛,使人们对朝鲜战争历史意义和南北冷战的弊端进行反思,是姜帝圭影片商业化包装后呈现的温暖人性内核。

更多

姜帝圭电影电视剧作品

Copyright © 2008-2020